薅羊毛

同归

同归
cp 澈云


        人生的长短跟时间没有关系,会寂寞的终究寂寞,错过的无法挽回。
       
        在一起时有多快乐,分开就有多痛苦这句话永远成立。

        但至少金希澈不缠人,他想。
      

        他没再接到过他发的任何讯息,互相在彼此的世界里人间蒸发。

        深秋的夜变凉,合作了几年以来的制作人在录音棚里对金钟云唱功的进步进行了巨大的赞扬。
 
       
        有人能做到第一,有人却能在第一上登顶,现在金钟云成为了后者, 与当年那个和世界相背的主唱不同,他灵魂柔顺,声音里永不妥协。

       
        新专辑录制很顺利,而且顺利的有些莫名的快,人们总是对分离趋之若鹜,但相遇之后依旧如此,所有人几乎都异常的忙碌。 叙旧会令人尴尬,不叙旧依旧会,每个人都在欲望中苦苦挣扎。


        合乎情理的那个男孩约了金钟云在咖啡厅。

        "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他吗?"
      
         "可是他每晚喝醉念的都是你。"
       
        "你为什么要回来?"
  
        他讲了这两年他们之间的故事,他画了多少幅金希澈的像,他们都去了什么地方,却因为他回国一切变的支离破碎。

       他翻着这个男孩子画的金希澈,睡觉的,愉悦的,沉思的,但最不巧的都是他回忆里见过的场景,真实的就像假的一样。 他红了眼,有些心疼的看着面前的那个对自己的感情充满坚持的男孩子。
       

        "你一定很爱他吧。"

        男孩对他的话感到诧异,还没等到他回答,对面已经泪流满面的人又开了口。

        "你跟他一起看过《海边的曼彻斯特》吗?" 对面的人像开始了自言自语。

        "我跟他一起看过。当一个走入心底的人,当他潜移默化你的生活,而你后知后觉发现他早已离开。" 

        "当我看得泣不成声时,他无动于衷,我就明白了我们也会是这种结局。"

        跟过程无关,这是必然结局。 这个世界,自私很容易,爱自己却好难。

       

       一个人太容易软弱。正因为软弱,才稀里糊涂的随波逐流。觉察恶性循环出来时本应停住不动,却没做到。虽然,我没有对你言传身教的资格。


        我不想殊途同归。 金希澈,你好自为之。
       

        "照顾好他,也照顾好你自己。" 我们都为各自的命途跟夙愿而活,谁也无法拯救谁。

——————
上周末考试,我没有存稿的习惯,想到哪写到哪,用手机码的字,不太会在意多少,勿怪。

我执

我执
cp 澈云

        那天的聚会,金钟云滴酒未沾,金希澈酩酊大醉。

       来接金希澈回去的是一个男孩子。 跟金钟云差不多高,身上有干净的气质,和令人舒服的味道。当他听到金希澈嘴里嘀咕的是别人的名字时,那无害的眸子染上了一抹阴狠,然后转瞬即逝。

        金钟云却看到了。

        他听曺圭贤讲过,这个孩子是金希澈的伴侣。
       

        那孩子当年的表情和他一模一样,只是他会疯狂的发泄而已。像是可以感同身受一样,他重新的体会到那种,爱而不得的心。付出没有结果,太苦了。

        那一瞬间他觉得,从此以后,我爱的人都很像你这句话无比讽刺。

       那种执着的我执,他放弃了。

       那些走过的桥,见过的云,喝过的酒都成负担。
     

       曾在泥地里举步维艰,现在学会了躲在云里看雨。

        而金希澈,你却依旧身陷囹圄,沉醉于当年不知分寸的撕舍跟低俗爱情故事。

        他有些幸灾乐祸,至少现在他不应该是眼前人,也不想是局中人。


        上前,他轻轻拍了拍那个少年的肩。

        "你们很般配。"
       
        看到少年跟他怀中的人同时僵直了身子,他承认他心中的恶意放大,并对两人的内心煎熬十分痛快。

       

         他要快乐,不必正常。

        在此之后,他开始把自己能跟金希澈降到最低,录歌,上综艺,故意为之的擦肩而过。

        他只想自己安静的待着,不想惹一点吵闹,但还是接到了金希澈的电话。

       
       "我们真的连朋友都做不了吗?" 看到短信的他,眼底微凛,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又像潮水一样蔓延,令他窒息。


        我根本不想跟你做朋友,是因为我想放过我自己,分手了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方式,让我们的关系维持着藕断丝连的状态?

         你放过我,也就是放过你自己。 金钟云立刻回了电话给他,回复他的声音沙哑而哽咽,带有一丝荒凉。

       
        "金希澈,你知道为什么有渡人不渡己一说吗?

      
       因为渡己太难了,那些卑微往事说到底还是在愚人愚己。再多的风花雪月抵不过你那些决绝的话。

       
        最后,我学会了冷暖自知,因为当我想戒掉你的一刻,发现苦难我早已渡过了。"

       "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我以为我曾经拥有你,是侥幸。但我后来知道,那是鬼迷心窍,因为心里所属的都是曾经的执念。

————

第二篇。。
感谢大家对第一章的支持
有什么建议可以提出来喔

重逢

重逢

澈云

(老看看大大们写文章,就心动了,第一次写墙头的文,刺激,小学生文笔。勿怪)

        金希澈跟金钟云分手了,是他们那个圈子里都知道的事。

        很可怕是,这并不是一个让所有人都唏嘘不已的结果。仿佛预知一样,金希澈的纠缠结束,金钟云放手的开始,大家都觉得理所应当极了。

        你即将拥有一段解绑的生活。临走前,他去看了他服役的弟弟,这是他对他说的。
       

         这日本待的两年,他学会了做饭,做甜点。喜欢晒太阳跟睡觉。解绑的生活是有好处的,他觉得。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好了,当年那个疯狂的喧嚣的人,抽了魂,学会了从容淡然。
       

        因为要回归,他便回了国,他是队员,是主唱。 弘大那边有家烧烤店是他们常去的,人活的久了,总是怀旧的。金钟云回来后,他们又一次的约到那里。
      

        
        在店里,当金希澈看到金钟云第一眼的时候他就没办法移开目光了。
        经历过洪水猛兽的少年,从心里携出一篮火焰,眼中独立坚强,看透了些许,嘴角勾起温暖的一笑,似乎独自跨过了时间下的大雪天。
       

     
        弟弟们都围在他身边, 金希澈有些难过,这画面才出现的是他自己造成的。
       旁边的圭贤眼神幽暗的看着他这个哥哥,语气里尽是嘲讽,"哥,你看,不是金希澈的金钟云活的多好。"没有注意金希澈眼中的巨痛,圭贤站起来去拥抱那个他思念已久的哥哥。

      
        刚到了门口的金钟云,身上还带有寒夜中的冷意,就被李东海紧紧的抱住了。然后随即围了人,心里面顿时就塞的满满的,他嘲笑了自己的担忧,低估他们对他的思念,那句吾心安处是吾乡真实的契合。

        被曺圭贤拉下来坐,他眼里的光芒终落在他的眸子上,那双眸子依旧凝神且情深。

        “过得怎么样?”

        这句话其实特别的伤人。只凭一个答案就想感同身受,就能够想象我过得是怎样的生活,仿佛那过去的争吵不休的场景因为一句话就能在脑海中散了。

      
         那些年他在他身后哭得歇斯底里,因为他的冷漠,终究是哭累了。
       

        “有时候,我羡慕赫海他俩,他们几乎每天都陪伴一起,无论工作还是生活,灵魂完美契合。”

        他嫉妒,他也害怕自己嫉妒,害怕提出所有的过分的要求。 他们都学着包容对方,说到底还是不够爱,把一己之私藏在身后,经过等待,猜忌,冷战,伤害后爆发。
       

        “而我,永远都是是那个狼狈不争的人,与你大相径庭,我懂人类的悲欢不能相通,别人会嫌我太吵闹。于是,我以为我安静的姿态你会懂,但我突然明白了,太安静了,我想说的话,你一句都听不到。”

        他们要走过的沙漠太长了,本该走不出足印的。只是沉默,就让一条寂寞的路展向两头了。

        过往的记忆像雾一样,蒙了他的眼。眨了下眼睛,就又恢复明亮,而对面人的目光开始闪躲。他不懂他眼中的闪躲,如果是有愧,那大可不必。只是现在,他开始了新的生活,便不想重蹈覆辙。

       他吐出一口浊气,眼睛弯的角度刚刚好。

       "嗯,我很好。"

        金希澈,
        这世界,我仍体切地踏着。
        我要离开你,便不想再见你了。

——————
如果有人看,可能会写下去,没有的话就当短篇吧(╥_╥)

一个求助

赛赛CC👿:

想了很久才往这里发,真的没有地方可以扩散了,我爸爸生病三年,家里卖了房子车子,现在确诊为意义未明的单克隆免疫球蛋白症,还有一个不能确诊的多发性骨髓瘤,并发症心包积液,肺积水,胸腔积水,胸椎腰椎还有断裂,目前刚刚结束第一轮化疗,家里难以承担接下来的七轮化疗,所以我发起了这个筹款,虽然审核出了一点点问题暂时还没过,但是客服给我打了电话提供了解决办法,我要等国庆回假才能解决,不求大家多的,如果你能看见的话,点开帮我扩散一下可好,在这里谢谢大家了。
链接在评论里

就让他自己一直打排位,巅峰赛。
一队二队都没他的位置。
😳
没心情了怎么办


cp alan x cat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终于在中秋之前弄完了,虽然快要过去了。。。。
虽然有些差强人意,主要是我这两章没什么感觉~

真的求评论,每次怀疑自己的人生,求点梗的,我能写的我也会考虑

然后@姜南宋振勋我要开始催更你的啦~


cp alan x cat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还是用的新号!

2.该走了,亲爱的。

"  Why is it so hurry back ?"

Max虽然一直都知道alan会早晚回去,还有一个主教练的位置在等他。

他知道cat跟他的事,也知道cat回上海了。

一个伤透自己好朋友心的男人就又有可能自己朋友里面,他就气不打一出来。

他知道他的好朋友在成长,带着言语不能触碰想说却说不出来的"懂",学会了转身离开。

alan笑了笑。

"我教你一句诗。"

"是什么?"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他没再管身边的人的询问,他想不到,也想不清楚。他们俩天南海北,有些东西再不可能翻开。 他忽然之间感到困惑,他究竟喜欢他什么。

像别人说的,一个笑就击败了他一辈子,那纯粹对他来说是扯。他爱上他的热忱与认真,每一次细致走位与操作都会吸引他,连他指间都会泛出好看的颜色。

不求结果,不求拥有,不求同行,他感受到了自己的病态,却无药可治。

时间久了,就结了痂,成了一层厚厚的硬壳,

可依旧是他的软肋,永远也从来没有成为他的盔甲。

在国外,他心有多疼,他就有多想回去,他还记得过年的时候,他给四爷打电话,哭着说他想cat,想回去。四爷却淡淡的回了他。

"不管是谁离开了你的生活,你都要有能力回归自己原本的生活。要知道,他出现以前,你本来就是一个人。"

于是他学着了解自己,学着接纳自己,开始变的刀枪不入。

下了飞机,他在咖啡厅等的老阳,那是他三年前将要出国离开的那家咖啡厅。

老板似乎是个怀旧的人。他点了一杯坐下发现,格局,装饰似乎什么都没变,但好像又变了什么。

他笑着摇了摇头,对自己的想法感到矫情,刚举起杯子时候,就又怔住了。

放的是那首《Say Something》,跟三年前一样。

             【 Anywhere, I would've followed you.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And I am feeling so small.
           It was over my head I know nothing at all.】

那时,他脑子里想的都是,如果还有如果,cat,你能不能有一次,爱我到疯掉。

再听这首歌的alan,扯了扯嘴角,终于懂了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永远存在。

于是他翻开手边那本普希金的《该走了,亲爱的》,

素手抚上那有一丝檀香的字,逐字倾吐。

"世上没有幸福,但有自由和宁静。"

——————————
答应周五发的,提前发了
我思考了很久要不要换回来号,但觉得应该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原先的号有可能继续用。
目录跟前文的一章在原先那个号,叫不落est,ID:buluoest。还有我之前写过的一本。
应该是HE。。吧我也不知道

词不达意(短篇)

短篇
alan x yang
故事是我写的,远不及他们经历的万分之一的美好。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王添龙从雅加达回来的时候就见不到我了。”
屏幕里直播的少年,语气轻快,声调平稳,却带有莫名的认真。

alan正在练补刀,电脑在直播着屏幕里那个人的话。他听见了,也听进去了。

于是,第一组小兵,漏了一刀。
重来。第二组小兵,漏了一刀。
重来。第三组小兵,漏了一刀。
重来。 ……
几十组过去了,这一刀却始终补不上。

莫名的无力感还是乱了alan的心,仿佛处于深海中,没有办法沉降,更没有办法上升。 这种缓慢起伏的窒息,让他喘不过气来。

心只是揪了一下,他从来没觉得这么疼过,眼泪夺眶而出。

他 ?他有什么资格去管老阳的事,他又不是他的谁,他们之间也没有过任何承诺。 对啊,他们经历这么多比赛,一起拿过冠军,一起训练,一起生活。

这对被kpl戏称为父母组合的野辅,那么多次深夜加练,那么多次研究战术,那么多次照顾对方身体,他们却没有过半句承诺。

凡事到了回忆的时候,真实的就像假的一样。

他没有问过老阳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老阳也没问过。他们彼此都好似默契般的没有跟对方约定过什么。仿佛预知结局,害怕无疾而终。

像一层玻璃,上了层哈气,擦掉后,露出了对方清晰的脸,却没有办法触及,虽然只有几毫米距离,但就是几毫米事的,差出了距离跟分离。

训练结束后,alan在雅加达收到了来电,是老阳的,他有些诧异,老阳一般不主动联系他人的。

"我要去XQ了。"
王添龙被这个陈述句弄的发懵。他害怕这种没有情绪的话,他不知道怎么回。

"回国后,你给我好好训练,争取上首发听见没!" alan像是被吓到一样,老阳在私下里,没对他这么严厉过,却又被话语中暖意包围,他感觉像是某些东西从心里溢出来,整颗心都塞的满满的。

"我们都为自己好努力,王添龙,等我抽空想你。"

"好。" 他眼眶里的泪终于滴在了手机屏幕上。

————

前一段时间手机丢了
我原先写 《星星》alan x fly 那个号就找不到了。
后来alan也没怎么上场,也就没在起笔,也不太会写文章了。
这篇是这两天想了很久的,舍不得虐他俩,写的也不是很满意。
我最喜欢的野辅,他们的感情,经历,故事都是绚烂的,我描绘不出。
看到他们稳定下来了开始新的征途,我的心也就沉下来了。
可能会周更,不清楚。

橡皮cp

橡皮cp
关皮皮x向远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4.

贺兰走后,皮皮跟向远在一起的第一年挺惨的,当然只有皮皮这么认为,

皮皮后背上的花,每一个月会消失一瓣,十二片花瓣一共十二个月。于是,每一个月都有那么三四天皮皮是不正常的。

出现了胸部变大,个头窜高,长出胡子等等多种的不良反应。

但向远为此却很淡定,甚至有一点小开心,看着因为变成小秃头的皮皮,寻求安慰似的往自己怀里钻,

“怎么办啊。。。呜呜呜。。我要变成小尼姑了。。”

只有这个时候皮皮才会这么粘人。
于是,我们的向总在这一时刻真相了!!!

——这根本就不是不良反应,而是情趣啊!而且是那种出现一次就少一次的情趣啊!!

“如果你变成小尼姑了,我就出家陪你。”

此时安慰皮皮的向总心里想的却是:

胸部变大的那个不良反应再来一遍就好了。

5.

晚上,皮皮睡不着的时候,愿意窝在向远的怀里,向远在处理公事,皮皮也不闹,在怀里安安静静的,但皮皮能听到向远的心跳,她知道,向远有的时候就像个小孩子一样,需要人陪。

“向远。”

“嗯?”

“我有时候觉得我太衰了。你看,我先被绿,然后被贺兰盯上后,三天两头的又是病又是灾的。”

皮皮委屈的小脑瓜埋在向远的脖颈之间。

“对了,还有你前两天非要去传销组织揭露内幕,结果差点受伤,我给你派的保镖都要被洗脑了。”

向远以一种陈述句的语气来提醒她,但皮皮却感受了怒意。

但皮皮又赶紧像一只小奶猫一样,亲昵的用鼻尖蹭了蹭向远的脖颈。

“不不不,直到我遇见了你,就用尽了我前半生所有的好运气啦。”

“哦?那你后半生的好运气要怎么办?”向远内心承认,她还是很开心的,但向总毕竟是傲娇的。

“后半生的好运气就是——跟你一起度过后半生。”

“你还是头一回这么坦诚。”向远附上关皮皮的唇,但红透的耳根暴露了一切。

6.

皮皮不喜欢这个5.20的日子。

不喜欢!

十分不喜欢!

究其原因,都是向远干的!!!

早上,

皮皮在办公室里就收到了自己喜欢吃的榴莲。

一个榴莲是好吃,但放一车在公司门口,让人怀疑是否从天上掉下了生化武器。

于是在闻不到老公送玫瑰香只能闻到榴莲的女上司面前被狠狠的批斗了一顿。

还说她,严重破坏公司环境,典型的损人还不利己的行为。

于是被罚了这个全勤奖的皮皮,在大街上卖起了榴莲。

晚上,皮皮累了一天,回家看到床上摆成心的花瓣。

笑了笑,还挺浪漫的,结果一收拾发现,花瓣积压的把床单染成玫红色。

我刚洗完的床单!!!炸了!炸了!你从未见过的关皮皮炸了!!!

于是,我们不解风情的向总在这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夜晚里,一个人在书房度过了漫漫长夜。

————

520,快乐,愿你们嫁给爱情,我嫁给宋茜

橡皮cp

橡皮cp

向远x关皮皮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1.
向远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上关皮皮这样一个蠢女人,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蠢?


不不不,她不喜欢跟蠢人打交道。

难道因为她身材好?

拜托,比她胸大,比她腿长,比她腰细的人还有很多吧。

难道是因为她长的好看?


没错,在向远的心中,关皮皮就是长的好看,能直接看到心里的那种好看。

结果就是向总十分满意自己死颜控的答案。

2.

关皮皮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向远会一直留自己在她身边,因为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

从贺兰消失后,一直都是她在照顾自己。

向瑶跟她说,贺兰走后的烂摊子,让向远不惜动用黑白两道的势力来处理干净,因为她不处理,任何东西都会落在你身上。

好不容易退出的深渊,因为她,又一脚踏入。

关皮皮摇头,向远从来都没跟她说过什么。

但向瑶走后,留了一句话给她“关皮皮,你终将是向远的死穴啊!”

3.

媒体曝光了一组有陌生年轻女人从向远的别墅中出来,引起轩然大波,虽然没有拍到正脸,但大众还是对向远的恋情表示十分好奇的。

于是在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向远,“向总,从你别墅里跑出来的女孩子是您的女朋友吗?”

向远微微的笑弯了眼,想起了跑路几天,还没有回家的小妮子,语气里充满了无奈跟宠溺,

“夫人因为家里太热,出去避暑了。”

消息一经媒体扩散,向远很快就接到某失踪人口的电话。

“向远!!!你在媒体前胡说什么?!!!”

向远能想象到电话对面那只炸毛的猫,“夫人,那你能先跟我说,你为什么失踪吗?”

“还。。还不是。。还不是因为你欺负我。”皮皮的声音弱了一些,毕竟自己不占理。

“哦?看来夫人是不喜欢床上,那我们以后换个地方,好不好?”

皮皮被向远的语气羞红了脸,“死变态,你天天都想什么呢!!!”

但向远却岔开了话题,

“夫人,家里的樱桃熟了。”

皮皮一愣,向远喜欢在她吃完樱桃后细细的吻着她的唇,又发狠像咬樱桃一样咬破她的唇,深深啮合。

“夫人,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然后回家的关皮皮,并没有看到樱桃,因为她一天没有下床。

————
第一次写,微博上也有发。会不定时更新